rss 推荐阅读 wap

中国教育网,小状元网,家校共建网!

热门关键词:  as  xxx  美术宝  请输入关键词  请输入关键词
首页 教育资讯 政策法规 智力开发 艺术培养 性格心理 语言能力 学段学情 民生焦点 出国留学 高等教育

教育行业的22个预测!

发布时间:2021-01-13 16:40:33 已有: 人阅读

  导语:2020年,疫情倒逼,公立学校、线下教培机构纷纷线上化,国内在线教育独角兽公司加速融资,教育线上化趋势明显,也一定程度上重构了中国教育培训市场,这种影响已经显现并将持续发酵。

  2021年,是十四五开启之年,新的规划设计蓝图对行业有明确的指引,中国高等教育进入普及化阶段,职业教育从来没被这样重视过,资本已经重注的职业教育赛道前景更加光明。

  2021年,学前教育法或将颁布实施,幼儿园资产不得纳入上市公司首次被明确入法,普惠性幼儿园已成趋势,幼儿启蒙赛道会迎来更多变数或机会。

  2021年,囤积数十亿美元的K12在线教育企业们将展开最激烈的市场拼杀,高昂的获客成本不能阻挡资本的热情,残酷的淘汰赛进入下半场......(引用自学研智库)

  经过观察和思考,围绕资本、业务、组织、营销四个方面,桃李财经整编22个教育行业的预测,仅供大家发散理解。本文无商业目的用途,欢迎同行深度探讨。

  纵观互联网历史,能赚到大钱的四大商业模式——广告、电商、游戏和金融。2021年,教育将成为互联网第五大通用变现模式。

  教育是一个无需验证的大市场,根据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第44次《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数据显示:

  截至2019年6月,我国在线%,全年在线亿人。而随着二胎政策全面开放,升学就业竞争压力不断增大,满足用户碎片化学习需求的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持续增长。2020中国在线亿用户背后又是一个四五千亿级别的大市场,况且这是一个完全可以在线上交付的场景,无需繁琐的仓储物流、甚至也不需要频繁的版本迭代,相较而言,这和广告、电商、游戏和金融一样有巨大的变现优势。

  如今在前浪、后浪夹击下,却有一个后浪脱颖而出,那就是跟谁学这家成立仅6年的在线美元/股的股价收盘,市值在7月1日破千亿元之后再冲一个小,已经有赶超创办27年的新东方之势,成为千亿市值俱乐部的一员。

  但是与庞大的教育市场相比,即使如新东方、好未来、中公教育、跟谁学这样的巨头,也只是分到市场的一小杯羹。更大的市场空间还在被散落各地的小机构分食着,这是所有教育公司的机会,市场足够支撑多家千亿市值的公司。

  从二级市场来看,市值排行榜前十的企业已有3.5家是在线教育。分别是跟谁学、网易有道和新东方在线,以及好未来体内的学而思网校。目前在中国估值超10亿美元的独角兽,一双手已经数不过来了。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在线亿元。庞大的体量之下,2021年,诞生数个千亿级别的教育公司机会依然存在。

  从更宏观的视角来看,教育不是互联网的一个分支,教育是比互联网更大的产业的,我们有理由相信,千亿美金的教育巨头,绝对不止一个。

  2020年,除了“后浪”跟谁学,还有两大玩家争霸——作业帮和猿辅导。孙子云,先胜而后求战,足够的资金是战争发动的先决条件。在寒假大战前,两位霸主又都获得大额融资。

  从上图表现来看,猿辅导今年融资金额略高于作业帮。不过,赛道竞争仍然激烈,募集的资金也依旧呈现你追我赶之势。

  2020年年底,猿辅导完成了来自云锋基金的 3 亿美元融资。相比前两次虽然不高,但背后的意义却更深远——在线教育的角逐中,腾讯和阿里都选择了猿辅导。

  我们发现双方的融资能力其实是在2020年才发生了转变,2019年之前,猿辅导7年融资5.44亿美元,作业帮4年融资10.85亿美元,作业帮可谓后来居上,仅在2018年就完成了8.5亿美元融资。

  但经过2019年的大战之后,随着张磊的高瓴入局猿辅导,更多的资本转而流向猿辅导。由此看来,2019年暑期烧钱大战之后,双方的数据肯定是出现了较大的差距。

  从投资方看,猿辅导背后是老牌的投资机构,IDG、经纬、华平、腾讯,2020年更多重量级机构加入,包括DST(俄罗斯投资机构,在中国互联网界投下半壁江山,京东、阿里、小米、滴滴、头条、美团)、中信产业基金、新加坡政府基金、淡马锡、景林资本等等。

  出身百度的作业帮,其投资方的实力也不差。百度、红杉、君联是早期的投资人,襄禾资本也是原百度系出身,老虎基金曾投资新东方、好未来,H capital的创始人来自老虎基金,Coatue是美国知名对冲基金,在中国投资了滴滴、VIPKID、喜茶等,软银愿景基金也在2018年投资了作业帮,还有方源、卡塔尔投资局等。

  网约车大战,滴滴和快的一度难解难分,腾讯支持滴滴,阿里入股快的。外卖大战至今,腾讯是美团第一大股东,阿里则收购饿了么。共享单车大战,摩拜C+轮引入腾讯,最终卖给了美团,ofo则在D+轮引入蚂蚁金服。

  在这几场大战中,提供弹药最活跃的,是资本大佬高瓴、中信产业基金、红杉、IDG,但最终是互联网巨头腾讯和阿里。

  这场排位战很可能在明年就有结果。“资本不会无条件支持你,如果效率还是低且招生量落后,掉队了就很难了。到时候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跟风了。” 一位参与了猿辅导G2轮投资的投资人表示。

  教育行业的价值往往聚焦于“教学练测评”相关的教学环节,而解决招生、教学、教务、财务等全方位运营及管理难题更是一些中小微企业无法动用大量IT技术团队去实现的事情。且单建一个自用B端服务部门的成本和人力较为高昂,相对建设成本更高的IaaS服务和PaaS服务,原本适用于电商和金融行业的SaaS服务商切入教育,为教育机构提供相应的软件工具及解决方案,也成为了成为行业实现B端升级的风口新赛道和重要抓手。

  根据阿里云公布的《2018-2019中国SaaS市场洞察报告》,尽管教育行业从2017年的第2名下降到2018年第7名,仍有不少企业相继入局。除“校宝”、“小鹅通”、“知识星球”等专注细分领域产品崭露头角;电商SaaS企业有赞也在推出了教育行业解决方案;好未来也曾于2018年底推出自己的教育开放平台“未来魔法校”为求分得一杯羹。

  经过对全国教培机构的抽样调研后发现,线下的教培机构在疫情期间,对于转型线上的产业链选择,诸如小鹅通、校宝在线等成为了线下教培机构校长优先考虑的第三方SAAS平台——聚焦垂直市场,教育场景理解深入。

  2020年5月,校宝在线家,服务教育从业者超过100万——平均每3家实现信息化管理的培训学校,就有2家在使用校宝的产品。同年6月,小鹅通对外宣布其最新经营数据情况。数据显示,小鹅通现整体商家数量已经突破100万,累计生产超出1100万个知识商品,覆盖近5亿用户数量。

  在疫情的推动下,教育产业化互联网正在经历一轮新的变化,对于教培机构来说,校宝、小鹅通等连接平台,具有巨大的投资并购价值。

  资本是蜜糖,也是砒霜,桃李财经希望与所有拿到融资的创业者共鸣,时刻警惕自己的现金流。过高的估值会膨胀人的,掩盖现实经营的问题,巨头们的资本游戏并不适合绝大多数中腰部创业者,关注现金流,关注现金估值比,回归商业的本质。

  在互联网巨头里,字节跳动是目前唯一倾尽全力做教育业务的公司。在在线教育公司的成本结构中,市场(营销)费用的占营收比例超高,一般都要在六成以上,最多的可能要超过九成。

  因为纯教育公司需要持续花钱买量。而字节跳动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最大的优势就在流量方面,今日头条、抖音、懂车帝等多款月活过亿的APP提供充足的流量池。

  2020年10月,“大力教育”的出道,正式吹响其向在线教育进军的号角,既体现了字节对于教育的理念,也体现了他们的野心:人家才不屑于只做一个小小垂直领域的教育公司,而是要专注于“大教育”领域。

  简单来说,从启蒙、k12到,从进校、家长社区到智能硬件的全年龄段、全学科、全生态的,通通都是字节跳动的菜。

  “未来三年,在做教育这件事的资金投入上,每一年都将是巨额的投入,甚至到第三年,我们都没有盈利预期。”据多知网报道,2020年字节跳动拨给教育业务整体的预算在40亿元左右,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作业帮、猿辅导、有道等在线教育公司的产品扩展逻辑都是,先做内容,再通过内容扩展到硬件产品。而字节教育选择内容和硬件同时做。

  作为后进者,同时推进软硬件项目可能是字节最好的选择。一位教育行业投资人曾表示,有理由相信字节会把成熟的教育硬件做一遍,因为它有资金、流量和充足的人手。

  据晚点报道,原来支持各个教育团队教研、开发的中台部门已经合并进业务团队,这意味着接下来字节教育将进一步加大各个业务团队的教研力度。

  等这些设备都成功面世了,字节也算有了自己的硬件体系,到那时候说不定真的可以用内容和服务的“小米模式”赚到钱。

  陈林还透露,GoGoKid正在做一些降低成本的技术尝试和创新,如果最后可以实现,市场会被颠覆掉。另有业内人士猜测,接下来头条系可能还会在产品线推进,以抖音为主阵营的汤圆英语,自上线起开始陆续签约多位网红名师。

  这就是字节跳动的风格,一直在创新。目前字节跳动旗下的教育产品都相对独立,未来如果能靠强大的中后台打通,并根据学员反馈去迭代,也会帮助项目孵化节奏更快。让前中后台形成联动,字节的想象空间,还很大。

  再多写两句,很多教育公司对互联网做教育不屑一顾,认为其不懂教育的本质,当年线下商超也是这样看电商的,觉得阿里玩的都是虚的。事实上,教育公司这点事儿,并没有多高的壁垒护城河,只要肯学习肯试错,三五年总是会初窥门径的。

  再再再多念叨两句字节跳动,可怕之处在于其掌握几乎全教育行业的投放数据,一旦大力教育在1-2款产品上取得爆发性突破,那么可以快速复制到很多同类垂直赛道。

  可以想象一下,如果斑马AI是字节跳动孵化出来的,该有多可怕。有钱有流量有产品矩阵体系有技术中台,最关键的是有。

  当新一代巨头公司字节跳动重投教育领域时,另一边,阿里再次把淘宝教育放到台前——2020年3月,淘宝教育事业部正式成立。由原淘宝大学负责人和主要骨干组成,团队人数超过200人——“超过其他品类”。从人事规模量级——与过往对比有明显的增长,可以看到淘宝教育在被定义新的重要性,获得了内部新的支持。而且这一次,从“3年内帮教育机构招生1亿人”,可以看到新事业部有了更长时间的探索周期与容错空间。

  阿里巴巴集团淘宝教育事业部运营负责人叶挺表示,淘宝教育核心玩法便是,首先帮助教培机构借助淘系的电商玩法跑得更加通畅,同时思考如何承接支付宝、钉钉流量。

  但同时,淘宝教育也同样面临与2015年相同的问题。作为平台方,如何不仅是成为教育机构授课成交的中介,还能提供更多赋能。“降本增效”,这是所有互联网巨头旗下教育To B业务期望达到的核心。

  淘宝教育,不仅是一个电商交易品类,还承载上面新任负责人提到的“增加用户使用时长、活跃度场景协同”功能。

  所以不仅看营收额的天花板,还要看其最终的流量协同效果:在淘宝消费课程产品的用户,到底能是否能增加用户在阿里系(淘宝、支付宝、钉钉等场景)的使用时长、提高活跃度,这些变化能否直接推动各场景下的交易增长。如果后者也能取得内部认可的效果,那这一次淘宝教育成就一些事情的机会将更大。

  对阿里来说,关于教育业务的上一个目标或许是2019年3月发布的“钉钉未来学校”,即在全国范围内协助1000所学校打造“未来校园”示范园区,平均为每一所学校培养10名未来校园数字化管理师,总计将赋能10000名未来校园数字化管理者。

  截至2020年3月31日,钉钉的用户数超过3亿,疫情期间支持全国14万所学校、300万个班级、1.3亿学生的在线万老师在钉钉上累计上课超过了6000万小时。

  紧接着4月底,钉钉推出教育领域的“春雷计划”,宣布将帮助全国5000所学校、1000家教培机构和100家教育局实现数字化建设。

  2020年6月的阿里云峰会上,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将“云钉一体”作为阿里云“再生长”的三大方向之一,阿里云智能总裁张建锋与阿里巴巴钉钉CEO陈航表示,教育信息化,是“云钉一体”之后,钉钉将会重点投入的方向。

  云钉一体,“钉”什么的战略很好理解:以钉钉作为平台化入口,帮助企业实现数字化转型。但以教育这样的变革起来比较难的行业为例,“跨组织协作”的宏大愿景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以教育为例,疫情让钉钉有机会服务中国很多的公立学校,但在进入这个体系后,怎样帮助教育实现数字化,怎么样以学生成长为中心去帮助这个行业,钉钉还在摸索。

  拥有超前完成的目标,自然要迈向下一个进程,在钉钉已拥有足量To B教育用户的前提下,钉钉与公立校的融合,最有机会成为超级教育平台。

  美团正式推出“春风行动”教育机构成长计划,将投入10亿资源在未来三年内帮助10万+家中小教培机构实现营销数字化。

  从人的角度来看,美团拥有庞大的公域流量池,美团教育频道年访问用户2亿,收录教育培训机构121万,用户产生的评价等信息335万。公域流量的基数决定了私域流量增长速度的天花板,美团在流量和活跃用户层面具有的优势,使教育机构在平台上的直播能够获得相对确定的回报。

  从货的角度来看,美团平台上的用户本身自带强消费特征,这种消费导向明确的平台成为教育机构寻求高效转化的天然货场。

  从技术的角度来看,美团积累了大量服务生活类商家的技术与经验,而相关技术和经验让平台对教育等垂直赛道有更深刻的理解,这也使得平台对教育商户的需求把握更为精准,未来相关能力的布局也将更加敏捷。

  美团教育新推出的直播工具只是美团“春风行动”教育商户成长计划的一环。据了解,后续美团教育预计还将有更多类似直播工具这样的数字化工具和产品陆续发布,帮助整个教育行业提升数字化经营能力和水平。

  今年在疫情影响下,在线教育获得一波红利,加速了在线双师大班课和OMO两大教培新模式的发展。有机构预测,线上和线下有机融合的OMO模式未来将成为教育行业的主流,可能占到万亿K12辅导市场的40%-50%,即至少是一个4000-5000亿的大市场。主要业务在线下的新东方上半年却在咬紧牙关过日子,必须承认的是,过往新东方在以上两种新模式上的布局都略显疲态。

  随着疫情常态化,重拾斗志,调整战略,跟上节奏,恰如当年的“新梦想”一样,新东方大胆作出战略决策,大力推行OMO战略。OMO系统将成为链接新东方“遍布全国的实体网络”和“在线学习平台”的关键一环。

  俞敏洪也在多个场合强调OMO模式对新东方的重要性。疫情让教育机构加快了线上线下教育融合发展的步伐。而从长远来看,OMO这种新模式将成为教学过程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在招股书中,新东方投资近4千万美元改善和维护其OMO集成教育生态系统,在大约20个现有城市推出了OMO在线月,新东方又提出了最新发展战略——双平台、双引擎、双支持,其中的双平台指的就是OMO教育平台和纯在线教育平台“新东方在线”。

  目前,依托自身开发且不断成熟的OMO模式,新东方已逐步实现了城市下沉。截至2020年5月31日,公司的实体网络覆盖91个城市,包括104所学校、1361个学习中心及12家书店,拥有新东方在线、东方优播及多纳等品牌。

  行业对新东方的有很深的「误解」,地面之王事实上对IT系统并不陌生,从另一种层面可以说是务实主义,不花哨但也不虚。

  我们预测,从2021年开始,新东方将用OMO模式打穿另一处壁垒,开启增长新曲线、李永乐、罗翔等知识IP会衍生出十亿级品牌

  智慧教育是“教育+科技”的深度融合,即通过互联网、人工智能以及区块链等先进技术,推动传统教育模式与内容实现平台化、数字化发展,通过智能设备终端输出教育内容,由传统的借助纸媒和传统教具的单向授课、课堂教学转变为数字化的互动体验、现场模拟和移动学习,增加了教育的多样性和可能性。

  据《2016年-2020年上半年中国教育行业并购活动回顾及趋势展望》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素质教育赛道共完成交易39笔,是投资热度最高的赛道,热门品类(包括少儿编程、逻辑思维、大语文及英语等在内)的领先玩家均在上半年获得上亿元的投融资。融资集中于发展早初期企业,超20家早初期企业获投;其中大部分具备线上教学能力,资本正在逐步认可素质教育在线化。

  回归现实,人工智能教学已经在多个垂类赛道开始拼凑版图,比如班课的注意力AI分析,比如AI批阅及AI题库,比如AI辅助1v1教学。

  教育作为数字化时代重要一环,数据中台的理念同样也可以运用到里面来,还能赋予培训机构招生新的方法。

  比起传统的多渠道招生却不分析数据,让潜力客户流失。数据中台支持将招生的数据进行汇总、分析,可以根据客户行为进行分组,从而筛选出高价值的潜在客户进行重点关注,并且用工具不断地唤醒用户、接触用户、持续影响用户,让用户在需要产品时能够想起我们、找到我们,提高流量转化率和复购率,进而实现业绩增长。

  例如:数据中台可以根据近段时间谁试学过某个课程但未购买该课程的客户信息,可根据客户试学数据快速判断这个客户是否是潜在客户,从而帮助招生人员跟进。

  围绕老师重新进行组织创新,包括但不限于子公司、工作室、项目制等模式,围绕老师进行利益再分配,互联网中台+名师前台的方式,能够更大的激发名师的积极性。最关键的不是短期利益分配,而是对以名师为核心的利益集团的价值裂变和深挖。

  3月2日,三盛教育拉开复工后A股教育概念公司高层变更的序幕。当日该公司发布公告称,公司独立董事程深辞职;同一天,达内科技宣布任命刘永基为公司首席财务官,前任CFO杨余多已辞职;到了4月初,尚德机构的CFO也选择了辞职离开。随后,瑞思教育出现2020年的第二次人事调整,4月20日,瑞思教育任命邰慧为新任COO。

  尤其是AI等新兴领域发展如火如荼的当下,企业的薪酬高、科研经费充裕、应用场景多、数据多,更容易吸引高校教师跳槽。

  《2020胡润百学·全球教育企业家榜》,榜单统计了截止2020年3月20日,全球教育领域财富达十亿美金的19位企业家。值得一提的是,此次榜单中有12位教育企业家来自中国,占全球三分之二,这12位教育企业家来自于七家上市公司,分别是:中公教育、好未来、跟谁学、中国东方教育和中国新华教育、宇华教育、中教控股。

  对于一个行业来说,二十年的发展并不太久,业内机制尚未健全,对于新进入行业的“教学能力有余,管理经验不足”的教育培训机构所有者,要成为教育企业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小程序这个“新物种”自2017年推出至现在,呈现逐渐攀升趋势。过去一年,小程序人均访问次数提升45%,人均使用小程序个数提升98%。截止至2020年6月底已达到以往高峰,全网小程序数量相比2019年增长约56.7%,攀升至550万,其中微信小程序占比7成以上,DAU(日活跃用户数)为4.4亿,对比2019年提升了1.1亿。这是个巨大的流量池。

首页 | 教育资讯 | 政策法规 | 智力开发 | 艺术培养 | 性格心理 | 语言能力 | 学段学情 | 民生焦点 | 出国留学 |免责声明

Copyright2008-2022 中国教育网 www.xzyyey.cn 版权所有 业务QQ:17468920 Power by DedeCms 京ICP备13004639号-24

电脑版 | wap